席正则入

总想画点什么但画不出来就只好写了,努力练画中

穷书生和凶斥候【四】

斥候总是起的很早,书生本来以为自己为了照理园子起的算早的了,但每次他醒来,都见不到斥候,有时他就在外面的园子里有时直到天黑都找不到对方的影子。
家里的存粮是不够的,书生深知这一点,本来他也就够自己糊口,现在又多了一个人,还是个看起来身强体壮胃口大的壮汉,就算书生不吃不喝全省给他,也是不够的。但是斥候每次出门回来都会带些肉,有时是兔子,有时是鸟,都是剥了皮拔了毛洗净了带回来的,就算只是清水煮煮,连盐都没有,也是把书生养胖了不少,于是对于斥候经常不见踪影的行为,书生也没什么意见。至于那些皮毛,究竟是扔了还是卖了,书生也不感兴趣。
在叶子开始飘落的时候,书生把秋白菜收了起来,今年的长势很好,他打算趁着秋市卖掉些给斥候换条能够用的被子,总不能让人家跟着自己一起冻一个冬天。
书生的白菜卖的很好,他拿着钱,从秋市上一个头上插着草杆的人手里买了一条二手棉被,抬脚刚要走看见这摊贩身后的墙上糊着半张脸,纸是上好的官纸,下面的字已经风吹雨淋得掉了,不知要寻的到底是谁,也不知这人犯了什么事,但书生还是觉得,那双倒三角眼,画的很是传神。他笑了笑,去旁边的摊子上又买了些盐。
书生回到家的时候,斥候正坐在门槛上发呆。把被子从板车上抱下来,丢到斥候身上。
“这几日要有暴雨,你不要出门了。”
斥候把被子从脸上扒下来,愣了愣,应了声是。
之后几日,相安无事。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