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正身在平行世界,希望我能遇见你。

小席子的茶余饭后

雾未消尽的傍晚

小席子坐在父亲的车里,车子走在桥上,天是昏黄的,在比他高和比他低的地方充满了雾气,让人看不清远处,连呼吸都感到粘滞,不属于自己的冰凉潮湿和灰尘味道钻进他的气管,胸口充满他厌恶的感觉,让他只想快些到那个屋子,洗个热水澡然后睡觉。


2018.11.30


离去的

她像樱花,

灿烂的,温暖的,

粉色调的滤镜,

伴着潮湿的春风,

吹进冒着热气的茶杯里,

在水波荡漾中乘上绿皮火车,

远离让她疲惫的一切,

使向不知名的远方。


捧着茶杯的小姑娘,

梳着羊角辫,

绑着樱桃坠的红头绳,

惊喜地对着她微笑,

她回以盛开的美丽。


那美丽予我来说,

就像暴雨予沙漠中的旅人,

空气予深海中的溺水者,

星星予地面上的梦想家,

那样美好,

那样遥不可及。

是救赎,

是让我为之付出一切的希望,

是我怎么也够不到的未来,

是我不能理解的一又十二分之一。


你值得这世上所有的幸福,

所有美好的一切,

而我却给不了你任何,

我不是他,或是她或是他。

我所能做的一切只有看着你,

看着你给我看的一切,

然后赠与你你曾赠与我的。


由衷希望你能永远感受到温暖快乐,

我永远爱着你,

就像你爱着每一个你遇到的人。


私心把两个合在一起发一遍

为了什么。


为了那些肮脏的,

卑劣的自大的脆弱的,

麻瓜。

那些牲畜。


你都干了些什么。


你离开了我,

为了他们离开我,

离开我们伟大的目标,

离开我们曾经的诺言,

离开你深爱的我。


你背弃了我,

视我为仇敌,

站在我的对面,

遥远的,不可跨越的鸿沟。


你还在怪我吗,

为了你脆弱的家人,

还是为了你自私的爱。


我永远不会允许,

你离开我,

离开我而去亲近其他人。

其他任何人。


你不会需要你的学校

你的学生,

你的家人,

除我之外的一切。


他们不会理解你,

他们不会像我一样,

让你疯狂。


你应该是我的,

站在我的身旁,

和我一起见证,

伟大未来的诞生。


你会回来的,

一切都会如我们最初梦想的那样,

如我们最初约定的那样,

如我们的血相互融合时那样。


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而你将永远不再离开我,

永远属于我。


我内心最深切的渴望,

我梦里最隐晦的欲望。

我是这样的怀念,

我们曾经美好的时光。


但是我们回不去了,

是我的错误,

毁了我们的一切。


你欺骗了我。


为了你的野心,

为了你对力量的向往,

对权利的渴望。


你曾利用着我,

利用着我对你的爱,

我对你的信任,

我对你能够付出的所有的一切。


伤害着我,

伤害着爱着我的人。


而现在的我,

将不再给你这个机会,

为了伟大的未来,

我必须要阻止你,

我必须要离开你,

我必须要舍弃你。


我必须要遗忘那个自己,

把属于我们的夏天,

尘封在厄里斯魔镜中。


我将会再次面对你,

站在你的面前,

我将打破我们的誓约,

就如我们立下它时一样,

不会有丝毫的迟疑。


我离开你了,

离开曾让我沉迷的一切,

我将背负着它,

一直活下去。


P1  GG家里的照片
P2 偷走接骨木魔杖的GG
P3 AD死后给赫敏的故事书
P4 邓布利多传上刊登的照片和信件

以上截图全部出自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

高塔

在世界的最东端,

有一座高塔,

所有人都能看到它,

没有底座没有塔顶,

竖在天地间,

像是从天上垂下来的绳子,

那是世界最高的高塔。


传说太阳从塔上升起,

传说那是神的庙宇,

传说死去的灵魂将到达那里,

传说那里面堆满了黄金,

传说没有人去过塔顶。


同世界上所有人一样,

流浪汉也天天看见那座高塔,

那塔给了他继续生活的信仰,

他是那么尊重这座塔。


于是某一天,

流浪汉决定,

去拜访那座塔。

他背着满满当当的背包

出发了。


流浪汉经过河流,

经过森林,

经过旷野。

经过每一个村落,

问候每一个他遇见的人。


“你要去哪儿?”

小孩子们把他团团围住,

这样问他。

“我要去太阳升起的地方。”

“那里很热吗?”

“在那里,太阳会收起它的光芒。”

流浪汉这么说着,

从包里掏出玩具,

送给了孩子们,

孩子们还给他漂亮的花朵。


“你要去哪里?”

路边的乞讨者虚弱的问他。

“我要去神住的地方。”

“这世上没有神。”

“你不去看看怎么知道呢。”

流浪汉分出一些干粮,

给了乞讨者,

乞讨者给了他自己收集的漂亮石子。


“你要去哪里?”

站在高台上的死囚问他。

“我要去灵魂回归的地方。”

“我也会到那里去吗?”

“会的,所有人都会的。”

流浪汉爬上高台,

给了死囚最后一个拥抱,

死囚也回给他一个拥抱。


“你要去哪里?”

穿着破烂的老人问他。

“我要去铺满黄金的地方。”

“我想要那些黄金。”

“如果我到达那里的话。”

流浪汉准备给他一些钱。

“但我现在就要饿死了。”

老人这么说着,

抢走了流浪汉的背包。


流浪汉站在旷野上,

他现在只剩下花朵和石子了。

流浪汉面向高塔祈祷着,

继续走着。


“你要去哪儿?”

“去往我的信仰。”

流浪汉这么回答。

“但你现在就要死了。”

“不,我还活的很好。”

“你什么都没有了。”

“我还有花朵和石子。”

“它们没有任何用处,抛弃他们吧,抛弃你的高塔,跟我来。”

“不。”

“你能得到财富,得到安逸,得到宽恕,得到光芒。”

“不。”

“如果你改变主意了,背对高塔走六百六十六步,我会再来。”


流浪汉继续走着,

灼热的阳光晒得他脊背发烫,

坚硬的土地磨穿了他的鞋底,

空落的口袋让他饿的昏倒在地。


“你有什么。”

“我有花朵和石子。”

“为什么你会有它们呢。”

“为了我坚持的东西。”


流浪汉是被一场雨浇醒的,

他的口袋里装满了饼干,

不再有花朵。

流浪汉吃了那些饼干,

继续前进。


“你要去哪里?”

“去给了我救赎的地方。”

“你的口袋里,装着什么?”

“石子,和饼干。”

“我可以用金子交换你的石子吗?”

“为什么?”

“我是一个商人,你的石子们很漂亮。”


流浪汉拒绝了他,

商人失望的离开了,

并告诉他如果反悔了,

可以背对高塔走六百六十六步。


流浪汉继续在旷野上走着,

口袋里的石子越来越沉重,

他开始无法迈动双腿,

无法抬起头再次望向高塔。


“你为什么不放弃呢?”

流浪汉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你现在连背对高塔都做不到了。”

“我决定认同你的坚持,跟我来吧,去你所信仰的地方。”


流浪汉闭上了眼,

跟着那个声音

前往高塔的方向。


所有流浪汉经过的地方,

那里的人们都会议论他,

他给孩子们欢乐,

给乞讨者食物,

给死囚希望和温暖。

但很久没人再见过他。


于是人们开始寻找,

他们想要找到这个善良的人,

为他祈祷,给予他应得的回报,

但当他们找到他的时候,

他面相高塔跪倒在旷野上,

口袋里装满了石子,

嘴巴里还有残留的花瓣。


流浪汉死去的消息传遍了世界,

人们悲伤着,

在他死去的旷野上建了一座石碑,

面向高塔,

周围摆满了花朵和石子。


是玻璃渣,裹着糖的玻璃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