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正身在平行世界,希望我能遇见你。

小席子的茶余饭后

从南京回来经过的路口

雨滴落在挡风玻璃上,发出啪塔啪塔的声响,折射着信号灯和街边商铺的色彩,模糊了视野,直到实在看不清前面了,雨刮器才发出吱嘎的一声,把一切都清得干干净净。


2018.12.02


小席子的茶余饭后

去南京充数的第一天

小席子现在在南京,听了一下午毫无意义的会议报告,这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更在意的是明天的学术报告和专题讲座。

地方大的不行,小席子和同伴一致认为没有配厂内代步车真的是太不人性化了。他们走了一大圈,才终于到预约的酒店。

软底的一次性拖鞋踩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厕所的冲水声还没有消失,他轻手轻脚地爬上床,尽量不去吵到对面已经入睡的同伴。

房间黑的不行,只留了一盏浴室的小灯,轻轻的亮着。


2018.11.30


小席子的茶余饭后

雾未消尽的傍晚

小席子坐在父亲的车里,车子走在桥上,天是昏黄的,在比他高和比他低的地方充满了雾气,让人看不清远处,连呼吸都感到粘滞,不属于自己的冰凉潮湿和灰尘味道钻进他的气管,胸口充满他厌恶的感觉,让他只想快些到那个屋子,洗个热水澡然后睡觉。


2018.11.30


小席子的茶余饭后

国庆前的下班路上

现在是下班时间,小席子走在出医院后门的路上。八月的阳光不再灼热,只是让人感到温暖。他穿了一件白色的防晒服,这几天风比较大,便没有撑伞。阳光稍带了些金色,早开的桂花溢满了整个后院,篮球场上的人比往日多了许多,穿着正规的篮球服,应该是在为什么比赛做训练。

头顶的天是南方常有的淡蓝色,北面有些高云,十几分钟后就会变成耀眼的晚霞。


2018.09.27


小席子的茶余饭后

九月份的天空

西斜的阳光照在云山的东面,这时的金红色还是淡淡的,与背面的青灰色和谐的共存着,又渐渐的被风铺平开,消失不见,只剩下被夕阳染红的天空。


2018.09.09


小席子的茶余饭后

中元节的灰罗圩桥
小席子和坐着父亲的车,在去往无锡的路上遇到了一只狗,一只黄色的,戴着项圈,看上去三四岁大的小狗,在横穿马路。
真的就在一瞬间。
没有血,没有声音,他就这么看着它被那辆车的轮子弹飞,躺在马路中间。而那辆车,甚至没有一点减速。
小席子的父亲把车倒了回去,打开双闪停在路边,下车摸了摸小狗的脖子,已经没有脉搏了。
小席子看着父亲把狗抱起来,放在了路边的花坛里。
小席子瞥见了那黝黑的眼睛,和已经软下来的三角耳朵,那鼻子看上去甚至还是湿漉漉的,是一只很漂亮的小狼狗。
小席子想着它那粉红色的项圈,和某处,在等着它回家吃饭的人。它或许就是在回家吃饭的路上。
小席子坐上车,他看见桥下,水中的浮萍上,站了一只白鹭,它正看着水面下的游鱼。

小席子的茶余饭后

台风将来的高速公路
小席子跟着父亲去上海出诊,正好赶上晚高峰的尾巴。
天已经要黑了,太阳已经沉下了地平线,只剩天边满眼的通红,从天上烧到了地上,却也怎么也烧不透头顶暗沉的乌云。

2018.08.03

小席子的茶余饭后

清晨的记录
小席子躺在旅店柔软的床上,他昨晚睡得很不好,不断的清醒,又不断地坠入困倦的漩涡,没有深睡过。三点彻底醒了一次,去上了趟厕所,然后之后的四个小时他大概熟睡了一个多小时,又被床外山间的鸟鸣叫醒了,他睁眼看了一次,或是两次,天似乎亮了,从窗帘透进来一些朦胧的光。他闭上眼睛,继续尝试获得睡眠。
将要七点时,小席子彻底清醒了,尽管他觉得他的大脑还在叫嚣着想要休息,但他还是睁开了眼,拿起手机记录了一些东西,他的梦。
那真的是一个充斥着绝望和悲伤的梦境,他甚至感觉梦里的疼痛依旧残留在身上。
小席子能够听到他的手指敲击屏幕发出的闷响,他今天还要爬山,于是他在记录完之后又放下了手机,打算再睡一个小时。
他强忍着哭泣的冲动,听着鸟鸣和风扇的声响,继续闭上了眼。

2018.06.27

世上优秀的人那么多,他们看到的景色那么美,如果你不是其中一个,那是有多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