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正身在平行世界,希望我能遇见你。

大兴安岭的林子

片雨
大兴安岭的雨拥有明显的山区特点。
本是艳阳天,一片雨云飘过来,先是数滴,然后就是一场倾盆的暴雨,出门走两步,便像刚在没头的河湾里淌了趟水,那雨下的天昏地暗,人站在一处是看不到十步开外的,甚似刚有鱼肚白的凌晨。这雨的雨点也是重的,若是木石砖瓦还好,打到铁皮瓦上,响声就很是轰耳了,想讲话就要扯着嗓子,一趟下来累人得很。
但这雨去的时候却是很讨人喜的。天又亮了起来,雨点开始变轻,变得稀疏,数百步外的草木也能看得见了,空气里开始散发出泥土松针和雨水的味道,阳光照下来,方才被打弯的草木又立了起来,雨珠挂在上面透亮的折着阳光,放眼都是亮闪闪的,水洼映着的是湛蓝的天,只有几缕云了。待雨再停些,天上就挂了彩虹了。

大兴安岭的林子

野百合

大兴安岭的野百合似乎只有一个颜色,灿灿的橘红,是热情的颜色,在翠绿的草地里十分抢眼。当风吹过,它们会和草浪一同摇摆。
野百合的花芯是金黄色的,那金黄色会向外伸展,与耀眼的橘红交织,再继续向外。交织出的颜色热情的像是燃烧了起来,直至花瓣的末稍,凝聚出锐利的形状,然后柔和地曲卷,再忽地燃烬。从金黄的花芯里长出的花蕊是深红或红褐色的,能从花芯中挑出许高。
野百合的花瓣很光滑,但茎和瓣的背面生着细细的绒毛,有点泛白,花苞和叶子的背面也是如此。它的叶子较养殖的百合叶子更为细长,颜色也没有那么深,衬的花更是鲜艳。

大兴安岭的林子

落叶松的花

大兴安岭会开花的树很多,落叶松是其中之一。在小山包上,日照充足的地方,落叶松会长得很好看。长在这里的落叶松没有日照不足而枯萎的树杈,它的松针是翠绿色的,整棵树从上到下都散发着新鲜的气息。在七月份的时候,落叶松就会开花了。
那花的颜色与鲜红的玫瑰相近,又比玫瑰更具有光泽,放在阳光下面,隐隐的有些剔透,形如松塔,却又更为短小,大概有半截大拇指那么大,花瓣和那松针一样,虽硬又带着一股韧性,一圈一圈的围着花心,看不见花蕊。一颗颗地挂满了枝头,像缀上去的红宝石一般,树杈会稍稍下垂。

大兴安岭的林子

松树林
长在大兴安岭的大多是落叶松,早些时候的大兴安岭,它是冬天里唯一的绿色。阴天的松树林有些阴沉沉的,阳光透不过树梢,地上只有一层密密的浅草,照不到阳光的树杈会渐渐的枯萎,然后一圈一圈的盘在松树的下方,等到什么时候被折断下来或者是就那么挂着。有时天晴又正巧飘过一朵下雨的云,深绿的松针会挂上朦朦的水珠,如果你站在树杈下面向上看,湿了水的松树皮会微微泛着红,阳光穿透变得翠绿的松针射下来,散成彩虹的颜色,耀眼得很。

大兴安岭的林子【过火木】

被火烧火过的树,它的树皮是曲卷的,漆黑的扭在那里,但仍是站的笔直。以前被大火漫过的地方,经常是一片一片的秃树杆,现在就立在膝盖高的草丛里。草甸子上开满各种叫的出名和叫不出名的花,尖尖的树梢连着没有一丝云的蓝天,那天通透的没有尽头。有的时候,过火木也会重新发芽,抽出来的新芽是比嫩草还嫩的绿,软软的,就像一模就能摸出水来,在枝头末稍,怯怯地瞅着这个世界。然后更多的嫩芽开始覆盖烧的漆黑枝头,慢慢的,树就又绿了。

内蒙古 大兴安岭 索图罕 刚下完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