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总想画点什么但画不出来就只好写了,努力练画中

欢喜王爷【二十一】

渐缺的月亮把它所剩无几的光亮落在书房的窗子上,让里面人能隐隐看见些器物的轮廓。
赵管事端着托盘第六次来到了书房门口。
“王爷,戌时了,吃些东西吧。”
自皇帝离开后两个半时辰,杨逸一直待在书房里,除了午时起床喝了一碗薄粥后什么都没吃。
书房里充满了韭菜盒子的味道,杨逸不敢把它放在桌上,因为他的书桌是用来作画的,也不敢丢到地上,怎么说也不能糟蹋食物。
他只能抱着这韭菜盒子,背靠书桌坐在冰冷的地上。
他重新打开过那个暗格,里面的画全都不见了,当然也不可能留下任何一张。
杨逸现在只想自己吊死在书房里,免得再去面对,知道了他的心思的皇上。
等到明天之后吧。
他这样想着。
如果现在,一个王爷寻死,对皇家来说多难听,等到明天之后,自己不再是王爷了,就永远离开。
杨逸像是忽然想通了,把手里的韭菜盒子胡乱塞进嘴里,顶着满身油花,开门又接过了赵管事手里的热食,倒进肚里,如往常一样吩咐了几句明日早晨的饮食穿搭,被人服侍着洗漱一下,睡去了,不知是放弃了的心还是温暖的食物抚慰了他的神经,欢喜王爷今夜睡得意外的安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