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总想画点什么但画不出来就只好写了,努力练画中

欢喜王爷【十六】

欢喜王爷没有等到皇帝回来,进来传旨的是那个站在门口,让他感觉怪异的小宦官。
他告诉欢喜王爷,皇帝让王爷跟着自己出宫,然后明日未时去一趟东营,把一个锦囊交给谢将军。
锦囊是小宦官从袖子里抽出来的,黑绸布做的,只有巴掌大,袋口用了个活扣。
接过锦囊的时候欢喜王爷下意识捏了一下,里面鼓鼓囊囊的塞了些软的絮状东西,但手里的分量告诉他,这些絮状物中间还埋了个什么重量大的东西。
皇帝似乎根本不担心这个袋子会被他打开,又或者是想让他去打开。
欢喜王爷不想去揣测皇帝想的什么,他只想安安稳稳地把这个袋子交给谢将军。
出宫的路换了一条,没有再走那条细窄的高墙小路,这条路的地面很干净,杨逸甚至不再闻到那股腥味,空气里充斥着潮湿的泥土味道,他们是从一个池边绕行的,远离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密集的树影投到他的身上,草虫悄悄地叫着,乳白的光芒再次变得干净透明,就如每一个普通的月半。
那个小宦官走在杨逸的身侧,只先了半个身位,杨逸能够很清楚的看见他的侧脸,和不知道怎么长那么长的睫毛,向脸上投了两道阴影。
小宦官微笑着顿步,侧头看向他,像是在等待杨逸向他提出问题。
而杨逸只是看着它,什么也没说,小宦官摸了摸鼻子,扭头继续走路了。
杨逸突然意识到,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怪异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