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正身在平行世界,希望我能遇见你。

欢喜王爷【十一】

皇帝喜欢在睡前处理一些事情,不知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了,那时,过世的太后心疼他来回跑太晚,又劝不动,只能建议皇帝放张规整的桌子在床头,皇帝想让她安心些,于是就摆了一张宽长的矮脚桌在床边,经常在周身没有人的时候翻两本折子,想几件事情。
杨逸进来的时候,他的皇兄就正屈肘趴在那张矮桌上,没有一点皇家威严地随手翻着折子,听到响声后动了动头,斜瞥了他一眼,然后懒洋洋地换了一本继续看。欢喜王爷没得到什么允许,就静静地立在了身侧,保持着看不清奏折内容的距离。
这么过了一刻钟,皇帝啪的一声合上了手中的折子,身了个懒腰,从桌子上撑起了脑袋。
他看着他的皇弟,看着他皇弟把手藏在袖子里,然后说了一句,把手伸过来。
皇帝说这话的时候叹了口气,杨逸不知道这是气了还是之前看的累了,他的手下意识地缩一下,一瞬间想要缩到身后去。皇帝的目光就这么停留在他犹豫的脸上,欢喜王爷最后还是抖了抖袖子,把手摊了出来,掌心朝上,不自然的把破了皮的手背面掩在他皇兄的视线之下。
让他感觉幸运的是,皇帝并没有让他把手翻过来,而是问了他一个问题。
“今日进宫的路,觉得熟悉吗。”
杨逸摸不准皇帝为什么会这么问,也摸不准自己应该怎么答,他只能垂下眼睛,仔细回想那条曲里八弯的高墙小巷。
朱红的宫墙延伸向不知处,前后都黑漆漆空落落的,那么长一条道,除了进出,墙上没有开一扇门,就算是供猫狗进出的墙洞也没有一个,除了地上的虫蚁,大概就没有别的活物了,安静地像能吃人一样。
但杨逸对于这条道没有任何印象,他把记忆的角落搜刮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只能恭敬地行礼道:“回陛下,臣弟对今日进宫的路没什么印象。”
杨逸低着头,看不了皇帝的表情,但他猜,大概也是和之前一样没什么表情。
杨逸弓着腰等了有一段时间,等到腰酸了,他忍不住想要抬眼看看他的皇兄在干什么的时候,皇帝终于许他直起了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