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正身在平行世界,希望我能遇见你。

欢喜王爷【十】

皇帝和欢喜王爷关系到底如何,没人说得清,尤其是上次戴府少爷的事情过后。
欢喜王爷的做法自然是逾了矩的,至于要受什么罚,因为根本没有先例,想看热闹的人们只能翻烂了那堆律例,然后觉得至少也是个禁足在府之后撤掉王位的处理方式。但事实是,欢喜王越来越频繁地出入宫闱,就像皇帝想要把他拉进所有人的视野中一样。
这让大部分人开始紧张,皇帝这样是想要表明对欢喜王爷的关心补偿还是失去一切之前的甜头。
王爷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就如他不在意别人如何贬低嘲笑他一样,他只注意到一件事情,每次进宫,被派来带路的宫人们都是陌生的新面孔。
皇帝依然从不给他与任何人熟悉的机会。哪怕是一个没有地位的下人。
太阳已经下山了,余晖被高高的宫墙挡住,常年照不到光的回廊里一片漆黑,欢喜王爷看着被灯笼的微光投到墙上的影子,跟着灯笼的摇摆,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就像有什么藏在里面,怎么也无法甩掉,他总觉得,当天彻底黑下来之后,那暗处的东西就会扑出来,把他拉到万劫不复的地方。
但杨逸就这么任由那压抑和恐惧趴在自己肩上,从来没有反抗过,跟着提灯的小官来到了他一个多月前长跪的寝宫门口。
他走过了那个让他感到疲劳和寒冷的地方,昏黄的余晖照在青白的石阶上,让人隐约找回了一些温暖,但夜风很快就将这错觉吹散。
欢喜王爷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脚尖,等待着宣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