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总想画点什么但画不出来就只好写了,努力练画中

欢喜王爷【九】

欢喜王爷又进宫来了。
这是宫里的下人们今日说的最多的话。
没人喜欢欢喜王爷进宫,每次他一进来,跟他走的近的下人总会出事,不论是在哪个方面,就像鬼做的一样,再加上关于王爷的那一大堆传闻,宫里甚至传出杨王爷是个灾星这种话。
杨王爷性子孤僻,待人冷淡至极,即便是面对当今圣上,他的皇兄,最常露出的也是君臣之间的礼节规矩。
宫里的娘娘们倒是对欢喜王爷没什么意见,毕竟皇上的后宫小的可怜,一共就三个人,再怎么争宠也跟这个废物王爷搭不上边。
确实是废物,后宫里甚至不会称他闲散王爷。
他是本朝至今最让皇帝安心的一位王爷。
这是大臣们对欢喜王爷最好的一条评价。
欢喜王爷看起来对这些没什么意见,因为有意见也没什么用,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都不会对他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
初衷不同,结果倒都是一个样子。
他就在这么一片肆意议论和嘲讽的环境中再一次迈进了他皇兄的寝宫。
今早张宰相带出了话的地方。
皇帝宠信张宰相,事无巨细,都要找他来聊一聊,不论时间,人在哪儿,聊天的地点就在哪儿。
张宰相恃宠不娇,只是不知为何,不大喜欢欢喜王爷,常常拐弯抹角地出言讽刺。
毕竟还是个王爷,总不能指名道姓地损了皇家威严。
皇帝也没什么明显的表示。
于是朝臣们很机灵的学会了在王爷面前高声论事,以此嘲笑他的无能。
你听到了,但你什么都做不了。
久而久之,杨逸对自己并不想知道的朝纲了解的一清二楚。
就如他幼时,老皇帝故意告诉他这些事情一样。
小皇子想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这是已经去世的太后对当时还年少的皇帝说的。
小皇子指的自然是那时候还没长开的杨逸。
老皇帝一生最爱的不是他的皇后,而是生了杨逸的那个女子,连带着她的儿子都最受宠爱。
只是那个女子,从来没有什么正经称谓,毕竟是怀了孕才被接进来的不知谁人家的女儿,老皇帝不许人说,朝臣们本不会允许这样一个不知来历的女子入后宫,耐不住是怀了孩子了,只能让她挺着个大肚子被封了个美人,好点叫声妃子。据说这女子本没姓,只有一个贱名,还不好听,封了妃子了,自然要有姓,杨美人,老皇帝亲赐的,跟自己一个姓。
杨美人不管对谁都温温和和,礼数周到,后宫里每个人都对她讨厌不起来,她就这样过的平平安安,没出过什么大事。
老皇帝知道,血统不纯的杨逸不能继位,于是对这对母子总是心有愧疚,就各种宠溺小皇子杨逸。
杨美人为人沉静,带出来的孩子也随了她的性子,不管被老皇帝宠成什么样,到底还是长得挺周正。
杨美人走后,老皇帝追封她为贵妃,没多久,也思念过重,跟着走了。
没有传位给杨逸,给了他从来没有待见过的皇后的儿子。
老皇帝身边的老太监没过多久也念叨着要下去服侍老皇帝,弥留之际迷糊地说出了这么件事儿,老皇帝本想留位给杨逸,但杨美人知道后,对老皇帝提了今生唯一一个请求,不要让他的儿子卷进朝廷内部的纷争里。
老皇帝应了。
杨美人又说,皇后的儿子是个很好的孩子,希望她的空丘也能这么好。
老皇帝拍着她的手,点了点头。
没人知道杨美人是怎么想的,只留了这么一个半大孩子,还剥夺了他所能继承的最丰厚的遗产,送到了一个跟她关系平平的女人手里。
皇后承了杨美人的情,把杨逸留到了自己身边,也没硬要过继,老皇帝走了之后也确实护住了他,又亲自带到及冠,然后受封欢喜,送到宫外头住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