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总想画点什么但画不出来就只好写了,努力练画中

欢喜王爷【四】

欢喜王爷的书桌上堆了一叠画,都是王爷自己画的些花花草草,难得有那么一张美人图,这几天却是又添了两张画像,画的是谁自然不用说。
几天前,打扫书房的下人不经意瞟到了一眼,之后府中又弥漫了一股凄切的气氛,王爷自然是感觉到了,却也没心思管他们。
又是一日春光时,王爷在书房继续画他的苦情画,三张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桌上多了一本蓝皮的小册子。
杨王爷捏在手里,发现这册子做工十分精良,然而翻来看了两眼之后立刻甩到了地上,之后像是不解气似的,又摔了两支笔。发出的响声惊的守卫们赶紧进来查看,却并没有什么贼人,只有位一脸恼怒的欢喜王。
这是欢喜王爷第二次主动进宫,领路的宫人们在把王爷带到御书房后就逃似的离开了。欢喜王看着那几个宫人的背影,不由得又生出一股子孤零零的悲伤来,他理了理衣服,迈进殿去了。
皇帝正在批阅奏折,听见声音后只瞥了一眼王爷就又低下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欢喜王爷猜,这大概还是在生他前几日的气,于是笑眯眯地对着皇帝说有一件有趣的事物要献给皇帝。
皇帝很不领情,让杨王爷按规矩送到礼部再说其它。但说话时,低垂的眼中却含着笑意,没有赶王爷出去的意思。
杨王爷慢悠悠从怀里掏出了那本小蓝册子,双手捧着,轻放到了皇帝面前,又慢悠悠地说,自己这下算是坐实了这个陛下亲封的封号了。
之后欢喜王爷又在宫里呆了两个时辰,直到天暗了下来才回府,晚饭时,不出意外的发现少了那么几张熟面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