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总想画点什么但画不出来就只好写了,努力练画中

欢喜王爷【三】

戴府小少爷长什么样子,叫什么,皇帝已经没印象了,只记得表字是个云字,听人说是个温温润润的小公子,毕竟只在六年前的寿宴上见过几面。但欢喜王爷却记得很清楚,那张俊秀的,没什么棱角的脸,小小的鼻头被冷风吹的泛红,圆圆的眼睛里是闪亮的光,捏着那张请帖,装作成熟的样子,脆生生地喊了他一声王爷。
那是欢喜王第一次生出想要出门逛逛的念头。
当然,他最后还是守住了自己保命的原则。但那张脸,那声王爷,一直缠了他六年。
然后在昨天,他自认为悄悄守了六年的感情,破碎了。
欢喜王觉得自己第一次这么伤心,就连他母妃去世的时候也没有这样食不下咽,又或许是那时他还很小,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去世,只觉得素粥实在难喝。但现在,他看着桌子上的酱肘子,只想喝些素粥了。
欢喜王叫来跟了他母妃一辈子的赵管事,问他,母妃去世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也是这种心情。
赵管事只答,娘娘是个很温和的人。
欢喜王叹了口气,放下了筷子。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