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总想画点什么但画不出来就只好写了,努力练画中

穷书生和凶斥候【九】

新皇帝坐在御书房把玩着手里的两根金条,他的新丞相跪在他的面前,佩剑横放在膝前。
皇帝看见书生的时候本是有些开心的,书生有没有入朝为官的能力他本不知道,但他觉得一个考了状元的人必定不会差到哪儿去。直到听说书生姓管名文,是那个废相。
书生的宗卷是谁偷出去的,新皇帝已经有了些准数,但老皇帝的残党都被他杀了个七七八八,剩下这么几个再杀了,他就无人可用了,宗卷一事,只能雷声大雨点小得了了。但书生当面扔了两根金条又转身就走,着实让他在朝堂上丢了面子。新皇帝坐在龙椅上,看着地上的金条,想起了那堆茅草上的薄棉被。他斥退了跃跃欲试的新将们,面色阴郁的散了朝会,摆驾去了御书房,半路还命人拦下了他的新丞相。
看够了新丞相跪姿,皇帝翻手把两根金条拍到了案桌上,命他起来了。
白蔺提着剑立在一边,思来想去终是忍不住开了口。
“陛下,那管文……”
“他与朕缘分尽了。让他当他的穷酸书生,莫要再管。”皇帝看着桌上的红木镇纸顿了顿,“这对镇纸赏你,把剑换下,一个丞相就莫要整天佩剑了。”
新丞相接过镇纸,看着皇帝把那对金条压在了纸上。躬身道了声是。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