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总想画点什么但画不出来就只好写了,努力练画中

穷书生和凶斥候【六】

斥候……将军走了,在从井里爬出来的一个时辰之后,身上的浮肿消下去了些,能套上副将给他带来的军装的时候。走之前还帮书生把井又封上了。
他回到房里,把箱子里多出来的两根金条扔到地上,把书放回箱子,茅草堆收拾好,被子叠好,放在另一边的草堆上。躺回属于自己的草床,躺了一会儿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坐起来把被子抱到了自己的草堆上,钻了进去。躺了许久,又坐了起来,从箱子里随便翻出来一本书,出门溜到一家人窗户下才看清这是一本清心经,也不高兴再回去换书了,于是就读了起来,等到这家人家熄了灯,他又换了一家蹲着,直到整个村子都熄了灯,才回到自己的破土屋,默默背起自己刚刚看的经文。
这么浑浑噩噩过了几日,书生终是忍不住了。他去找了一个家人,讨了一块包裹布,从箱子里挑了两本书,带了一身衣服几个糠饼和副将留给他的两根金条,在第一场雪开始飘散的时候,留下地窖里的菜,出发上京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