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总想画点什么但画不出来就只好写了,努力练画中

穷书生和凶斥候【一】

书生是穷书生,住在捡来的破土房里,土房就比书生高了一点,里面只有一个箱子和茅草铺的床,箱子还是书生扛过来的,原来空的连流浪汉都不会住。他靠着门前的一小片菜园子过活,但这么一个命根园子连个像样的篱笆都没有,经常被什么路人踩几脚,或者被谁家跑出来的黄狗折腾几下,幸得村子里人气重,没什么野兽来彻底拱了这园子。书生也没什么法子,只能当是这些菜的命了,然后起的早些,种的早些,收的早些。只是一条,每到下大雨,书生总会担心这破土房会不会被淋垮。
书生真的很穷,穷到只剩下家里箱子里的书了,连买灯油的钱都没有,只好到别人家窗户底下蹭些光亮看看书,经常被姑娘家们发现,又被打回来,好心些的会给他几文钱让他自己去买个灯。
书生年纪已经有些大了,可能是过于操劳,脸还没怎么老头发就白了那么几缕,拿根破布条规规矩矩的束着,两套蓝长衫都洗掉了色,其中一套衣角还破破烂烂的,像是撕了一条当发带了。别人都议论他不上京赶考是因为以前考的太差没脸去了,或是穷到连几文的包裹布钱都出不出。但书生像是挺满足现在的样子,不论别人说些什么,依旧穿着洗白了的蓝布衫,抗热抗冻的在破土房里度过了许多个年月。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