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总想画点什么但画不出来就只好写了,努力练画中

能量守恒定律

第二章
第五节
米尔克下楼的时候,瞥见伙计猛的把头从柜台上抬起来,在这之前他大概是睡着了,只是很容易得被老楼梯吱吱嘎嘎的声音吵醒。
伙计看着穿戴整齐的米尔克,又看了看门外还没有亮堂起来的天空,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不解,他试探性的问道:“先生你,是打算出发了吗?”
彻夜未眠让米尔克看起来精神不大好,但他还是愉快的回答了伙计的问题:“差不多,出门吃个早饭,在巷子里逛逛,然后出发。”
伙计顿了一下,他对这位看上去不太好接触的客人印象其实还不错,于是决定还是提醒一下这位把自己吵醒的旅人:“现在这个点,整个泽市都不会有早饭买。”他看了看对方疑虑的表情,又补充道,“泽市的人都起的很晚,这里早上的湿气太重了,没人会在这么早的时候出门。不过我这里有些面包和黄油,本来是我的早饭,你不介意的话。”伙计坐直了身子,让自己看起来更有说服力。
对于米尔克来说吃不到热的泽市早点有些小遗憾,他昨天翻的地图上很醒目的标注了这里的早粥算是一个小特色,看起来还是自己以前的笔记,深知自己过去性格的米尔克坚信,这早粥一定是很好吃的。
为了去除一年四季的潮湿,泽市的人们在他们所有的食物里都加了许多当地的特产食材,当地人没有什么感觉,但奇怪的口味让旅人们难以下咽。在这名声极差的饮食传统中,早粥却是个例外,浓厚的米粥,辛辣的味道,还有当地独产的呛菜,让早饭永远都是面包的巨树居民们深感惊喜,远近也是有些名气的。
这些都是米尔克在地图背面看见的备注。
虽说喝不到早粥有些遗憾,但对米尔克来说也只是一点小遗憾罢了,吃自带干粮也是可以接受的,不过伙计这么说了,米尔克也不好拒绝,他接过面包和一块用锡纸包好的黄油,对伙计道了声谢,然后走出了旅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