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正则入

正身在平行世界,希望我能遇见你。

能量守恒定律

第二章
第二节

在旅店值夜班是一件很有趣的事,特别是在陆上的城市里,总有人进来避雨又不想花一分钱,于是他们就会相互说上很多各自经历的事,用来分散对疲劳和饥渴的注意力。
伙计是一个没有出过泽市的小青年,年轻到让人觉得可能只是在空闲的时候过来兼职,褐色的卷发和高挑的鼻梁让他成为这个城市里小有名气的人,人们在闲谈的时候总是能说到,城南旅馆的那个褐发伙计又让哪家的姑娘倾心了,现在城里喜欢他的姑娘没有百来个也有八九十了。
但伙计很不喜欢这样,他觉得自己脑子里的东西才应该成为那些姑娘喜欢自己的原因。所以他经常会和旅客们闲聊,给他们一些小建议,想要在话语间展示一下自己的博学广智,满足一下自己的小虚荣。
他很感谢今晚突然到来的暴雨,来住店的人肯定又要变多了。
直到一个背着旅行包的壮汉开始闹事之前,他都是这么想的。
事情的起因只是那壮汉的背包被人撞了一下,然后他们就吵起来了,伙计曾尝试劝阻,但很显然的没什么效果,毕竟,谁会听一个看上去就没什么威慑力的小年轻的话呢,他只能坐在柜台后面的高脚凳上看着那人闹事。
在把另一人扔出去并把躲雨的人全都赶走之后,那壮汉来到柜台前,微笑着问伙计:“你们这儿提供热水吗。”
伙计显然有些被吓到了,低着头哆哆嗦嗦的给这位客人端了杯热水。
那人看着端上来的水愣了几秒,像是想通了什么,脸上的笑变得有些无奈:“我是问你们提不提供洗澡用的热水,我要住店。”
伙计也愣了几秒,马上把杯里的水喝了个干净:“作为一座地上城市,这里的每个旅馆都有热水的。”然后可能觉得不大礼貌,又在后面补了一句“先生”。
“一间单人间,一会儿送份清淡点的夜宵上来。”客人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很小钱包,又从钱包里掏出了几张不知道折了几折的纸币,和几个亮闪闪的大额硬币,“房钱和给你的小费,你们这儿离水杉福利院还有多远。”
把硬币扒拉到手里,伙计这时候才有胆子仔细看着这位客人。
他看上去有些年纪了,但那张自己两个巴掌肯定遮不下的脸上还是没什么皱纹,淡金色的碎发湿哒哒的黏在脸上,他笑的很客气,淡蓝色的眼睛让人根本不相信之前把别人扔出店门的人是他。
穿的衣服看上去不是很昂贵,收紧的设计看起来很方便活动,背着的那个大包里可能装着什么贵重的东西吧。伙计这样想着,开始搜刮自己脑子里对于水杉福利院的信息:“这可能有点远,先生,您需要先折到红松,从那边到旱城,坐林间快车到银杉再从天桥到北冷杉,在它脚下的黄城住一晚,最后走半天的小路,大概要个十多天。”
米尔克轻轻敲击着台面:“这不是绕了一个圈吗。”
“哦,先生,从这里到水杉直线距离只需要两天,但很可惜,这中间是一片无法开发的,魔法活性极高的森林,这种地方可是很危险的,就算当年沙蓝大魔法师开发的魔法存储技术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魔法还是照样到处跑,没法造城。”
“不能用旧款的机械吗,它们不是靠着周边环境里的魔法运作的吗。”
“一座地上城市可值不上这么大的成本,而且,”他压低了声音,“我听说那块地方奇怪的很,明明是未开发区,魔法含量居然比我们这些开发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林间城市还低,那些旧式的机器根本运作不起来。”伙计之前的恐惧全都没有了,对他来说有这么一个听众是件很不错的事。
“行吧,谢谢你的情报。一会儿再送一杯咖啡上来,不要糖。”
“好的。哦先生!您需要雨具吗,在陆上这些可是必要的。”
米尔克拽了一把自己湿透的头发和衣服,顿了一下:“给我来件雨衣吧,加大码的,我明天下来拿。”他摸了摸口袋,“这要多少。”
伙计从柜台下面拿出来一把钥匙:“您之前给的房费就已经够了这件雨衣的钱了。”
“行吧。”米尔克又对伙计点了点头表示感谢,然后拿起钥匙转身上楼去了。

评论